全本小说 > 都市小说 > 重生野性时代 > 633【我有酒,你有故事吗?】
    ☆ [·· ]更新快无弹窗☆

    四合院里。

    露天摆着一张八仙桌,桌上有铜锅碳炉,围绕着铜锅摆了一圈食材。羊肉片、牛百叶、冻豆腐……这些东西都是从京城的百年老店运来的,大厨刚刚点燃了碳炉才离开。

    “咚咚咚!”

    “请进。”

    一个年约40来岁的中年男子推门而入,他不怎么像个有钱人,身材精瘦,皮肤黝黑,穿的衣服也只是普通货色。

    “请出示证件!”洪伟国把人拦下。

    中年男子掏出身份证和拍卖文件,同时讨好般掏出一包中华,矮身递过去一支说“请抽烟。”

    洪伟国仔细比对证件,又交还给对方“抱歉,不抽,请进。”

    中年男子依旧保持着讨好笑容,点头给洪伟国道谢,然后小心翼翼的穿堂走到里进院落。

    宋维扬正在躺椅上喝茶看书,听到脚步声,他站起来走向八仙桌,随口说“先坐下涮火锅吧。”

    中年男子从善如流的坐下,屁股刚挨到板凳,又突然站起来伸出双手,矮身握手道“宋老板好,我叫李长乐。”

    宋维扬点点头“听口音,你是西北那边的?”

    “晋省人,挖煤的。”李长乐说。

    宋维扬皱了皱眉头“煤老板?”

    李长乐挤出笑容说“嗯,挖煤的老板。”

    宋维扬真是哭笑不得,他第一次搞慈善晚餐,居然就被煤老板给拍下了。好在对方并不张扬,至今也没公开身份,媒体都还在猜到底是谁拍下的晚餐。不过远来是客,宋维扬还是拿起筷子招呼道“老京城铜炉火锅,绝对正宗,先尝尝味道。”

    蘸水已经由大厨调好了,不过李长乐口味重,一片涮羊肉下去,忍不住又加了勺盐在碟子里。第二片羊肉下肚,这人竖起大拇指道“好吃,特别嫩!”

    “这牛百叶也不错,”宋维扬拧开酒瓶盖,递过去一瓶白酒,“仙酒,自家产的。”

    李长乐立即站起来“宋老板,我帮你满上。”

    宋维扬不禁笑道“你跟其他煤老板不一样,姿态放得太低了,完全没有那种嚣张气质。”

    “被人欺负习惯了,练出来的。”李长乐说。

    宋维扬有些好奇“煤老板还被人欺负?那你怎么保住自己的矿?”

    李长乐苦笑着说“所以没保住,前不久已经转手了。现在我手里拿着不少钱,实在不知道该干什么才好,所以才想要请教一下宋老板。”

    宋维扬抿了一口白酒“说说你自己吧,我就当听故事了。”

    李长乐说“我是个农民,读初中的时候成绩还不错,本来是有希望考中专的。我爸是挖煤的,我哥也是挖煤的,有一次发生矿塌,我哥死了,我爸残废了,加起来赔了我家1200块钱。那是1988年的事。”

    “然后你就辍学了?”宋维扬问。

    “嗯,我们那边农村读书比较晚,我都17岁了还在读初中,”李长乐回忆往事道,“当时我只差半年就毕业考试了,家里的顶梁柱一死一残,我爸的腿做手术又要花钱。我只能丢下课本回去挖煤,一铲子一铲子的挖,就这样挖到了1991年。然后我遇到矿塌,大难不死,但吓得不敢再挖煤,就回家种了一年的地。1992年流行下海,我从报纸上看到很多人都去了特区,于是我也带着5000多块钱南下。在深城做生意,我被人骗光了钱,一路讨饭才回到老家。”

    宋维扬忍不住笑出声“你够倒霉的。”

    “当时我比较傻,毕竟没见过世面,”李长乐跟着笑起来,“1992年的冬天,我又开始挖煤。那个时候煤价涨了,矿工的工资也在涨,我一个月能赚100多,比我们那里公务员的工资还高。但总不能这样挖一辈子吧,我爸已经残废了,老母亲身体也不好,还有个妹妹没有嫁人,我死了谁来养家?”

    宋维扬点头说“确实。”

    李长乐继续诉说往事道“1993年的时候,我听说跑大车能够赚钱,于是我东挪西借一些,又送礼找镇上的信用社贷款,买了辆二手的大解放,自己开车往省外拉煤。那个时候,晋省产煤区的煤价很便宜,一吨才30块钱,还不如萝卜卖的贵。外省的煤价要高一些,我搞运输倒腾转手能赚不少。如果不出意外,可能我现在还在跑车。”

    ,“什么意外?”宋维扬非常配合的问道。

    李长乐说“遇上了劫道的,不但要钱还要命,我背上被砍了三刀,跳进山沟里他们才没追。但我的解放大车没了,我甚至都不敢报警,因为我做的也是违法生意。我什么许可证都没办,甚至连驾照都没有。那是1997年的事。”

    “然后呢?”宋维扬对“一个煤老板的诞生”这种故事颇感兴趣。

    李长乐说“我回家养伤将近两个月,花20万承包了村里的煤矿。那个时候的煤价很不稳定,有时候涨,有时候跌,当煤老板跟赌博没啥区别。有的人承包煤矿赚钱了,但我们村的那个煤矿,前后换了四个老板全部亏本。1998年,是我做煤老板的第一年,正好遇到煤价大跌,我亏了足足16万,欠了一屁股外债。但没办法,只能硬着头皮做下去,直到2000年才终于开始赚钱。”

    宋维扬说“没办法,当时正好是亚洲金融风暴。”

    李长乐说“到了2001年,我的好日子来了,煤价比我刚承包的时候翻了一倍。接下来就是各种糟心事,全省煤矿大整顿,安全设备不足的煤矿全部取缔。我以前赚的钱,全部拿出去打点,终于通过了审批,还贷款更新了安全设备。”

    “时来运转了吧?”宋维扬问。

    李长乐点头道“转运了。我们那边很多农村都有小矿,前几年利润不高,要死不活的矿一大堆,遇到整顿只能放弃经营。我把自己的煤矿抵押给银行,一口气承包了四个村的煤矿。当时虽然煤价涨了,但前景不是很明白,所以根本没人跟我抢。到了2002年,突然煤炭就走俏了,遍地都是外省来买煤的人。当时特别夸张,为了确保拿货,买煤人连合同都不签,欠条也不让我打,直接把几十上百万的购煤款塞到我手里。200元一吨的煤,一年时间涨到300元!我成了百万富翁,银行贷款全都还清了,然后又变成千万富翁,我手下的小煤矿也扩大到七个。”

    “怎么现在不干了?”宋维扬问。

    李长乐嘿嘿一笑“以前煤价不稳定的时候,遍地的小矿随你买,没人跟你争。现在抢矿的人就多了,我一周七天的时间,四天跟人吃饭喝酒打点关系,剩下三天都在煤矿坐镇。那日子过得提心吊胆,你看我这样子,像是30多岁的人吗?说40岁没人不信。去年我的矿被人盯上了,对方来头很大,我的关系摆不平。矿上隔三差五就出事情,我儿子还被人绑了。我索性把矿卖了呗,就图一个安生。对方做事还是很地道的,连煤矿带设备的转让费,给了我整整800万的现金!我那八个矿,肯定不止值这点钱,但也不是谁都能拿出8000万现金跟我买。他既然拿得出来钱,那也是一种缘分,合该把矿卖给他。”

    “听说当煤老板的都见过血?”宋维扬好奇道。

    李长乐哈哈大笑“见谁的血啊?煤老板也是老板,做生意讲究和气生财,我天天喝酒拉关系是白干的?有人闹事我直接报警就行了。”说着,李长乐收起笑容,“不过以后就说不好了,煤矿已经成了印钞机,人为了钱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所以我不做煤老板了,见好就收。我一个农民出身,银行里躺着一个亿,我还有什么好不高兴的?”

    “你很聪明,见好就收需要大智慧。”宋维扬评价道。

    李长乐摇头说“我没什么大智慧,我现在就是手里有一个亿的普通老百姓。我把全家都搬到了京城,整天游手好闲不知道该干啥,已经闷出鸟来了。真的,以前天天喝酒赔笑感觉很累,现在找不到事做就更累。我觉得自己就快成废人了,前段时间学会了玩电脑,从网友手里买来邀请码,一直泡在网上打《山海经》。”

    ,“哈哈哈哈,”宋维扬忍俊不禁,“不错嘛,看来你还是我的用户。”

    李长乐说“网络游戏是挺好玩的,问题是我儿子也迷上了,上个星期还逃课跑出去打《传奇》。我气得用皮带抽他,这兔崽子回我一句‘你还不是天天打游戏!’你说我该怎么办?我得给儿子做榜样!这次我出钱跟宋老板吃饭,就是想打听一下,拿1个亿做什么投资比较稳妥。”

    “你会做什么?”宋维扬问。

    李长乐说“我就会做跟煤炭有关的生意,但我这辈子都不想再碰煤了。”

    “那就买房呗。”宋维扬道。

    “买房?今年房价全国都在跌,大家都说已经涨到头了。”李长乐道。

    宋维扬解释说“今年房价下跌,是源于政府宏观调控。其中一个调控措施,就是批地更加严格规范,这给大家一个错觉,似乎国家要收缩房地产市场,甚至有人觉得会回到分房时代。你觉得能回到分房时代吗?”

    “不可能!”李长乐立即说。

    “那不就对了,”宋维扬道,“以后开发商拿地更困难,只会导致房价升得更快,毕竟物以稀为贵嘛。你手里有一个亿,随便在北上广深怎么买房都可以,过几年就知道能涨成啥样了。”

    李长乐有些失望“就这样做投资?”

    宋维扬反问“需要操作的投资你会吗?”

    “不会。”李长乐摇头。

    “那你就安心当寓公,买他几十上百套房屯着,可以简单装修租出去,也可以等着房价升了再卖。”宋维扬道。

    李长乐问“北上广深的房价能涨多少年?”

    宋维扬说“十年以上吧,也可能更久。”

    李长乐又问“如果我要投资股票呢?”

    “你会炒股?”宋维扬问。

    李长乐说“炒过一阵,亏了10多万。短线操作我不干了,我就想问问,那支股票值得长期持有。”

    宋维扬笑道“你的问题太多了。之前炒房给你讲那么仔细,是因为你的故事让我很满意,我可不是你的投资理财顾问。”

    “哦,那算了吧。”李长乐开始喝酒。

    宋维扬想了想,又说道“你真想买股票,那就去港交所买腾讯,持有的时间越长就越值钱。”

    “行,”李长乐把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我那一个亿,一半用来买房,一半用来买腾讯股票!”

    “全花光?”宋维扬问。

    “全花光,留百十万过日子就行,”李长乐说,“反正买来的房子装修了还能收租金!”

    宋维扬乐道“你就那么相信我?万一我骗你,又或者我看走了眼呢?”

    李长乐说“你是首富,我只是个小人物,你吃饱了撑的才骗我。至于你看走了眼,那我也认了,你看走眼的几率肯定比其他人小得多。”

    “有魄力!”宋维扬举杯笑道,“来,咱俩喝一杯。”

    “干!”

    剩下的时间就全是瞎聊,李长乐几杯酒下肚,终于越放越开,拍着胸脯道“我这人没啥能耐,能拿得出手的就是魄力。我当年闯荡深城,带去的5000多块钱是全部家当;我跑长途运煤,买车欠了好几万;我承包第一个煤矿,也花光了积蓄;我一个矿变成五个,贷款欠了将近200万。哪一次不是堵上身家?男人做事有来无回,做不成就死。宋老板,我相信你,你不会让我死的,还会让我下半辈子过得很好!”

    “哈哈哈,这话说得好。吃肉,喝酒!”宋维扬的心情很不错。

    这个慈善晚餐很有意思,就当是听故事了,而且是别人送钱来主动讲故事。

    宋维扬突然对明年的故事很期待,只希望别又来个煤老板,同样的故事听多了就不新鲜了。☆ [··] 更新快无弹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