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小说 > 无上神王 > 第三千八百四十九章庞然大物
    ♂

    “我在找方法,解决黑水异族的方法,解决所有异类危机的方法。”

    易厚生的声音在至暗堡垒周围轻轻的回荡着。

    “异类危机,并不是意义世界建立之初就存在的词汇,这个词出现在不朽战争之后,因为对外面世界和生灵的排斥,异类的出现总是道主们的眼中钉,肉中刺。

    不朽之路出现之后,道主们开始与众生分道扬镳,在不朽之前,道主们和众生没有区别,都只是生灵罢了,从诸多附属宇宙崛起的生灵后来成为道主的虽然不多,却也不是没有,我们甚至不分彼此。

    但不朽之路让所有道主看到了另一种可能,一种真正的,可以永垂不朽的方法,但这条路很狭窄,资源也很有限,因此不朽战争之后,意义世界已经获得了利益和地位的道主们才会开始放逐已经远离意义世界的道主们,这是为了减少竞争,也是为了减少变数,异类,也就成了危机。”

    易厚生言罢,看了孟凡片刻,道“不朽战争有很多恶果,道主们解决问题的方法变得简单粗暴,思想与哲学停滞不前,这是必然的,也是无奈的,当生命有限,思想、哲学、文明就会发展,这是我们拓展生命宽度和深度的方法,当生命无限,这一切就失去了意义,太过漫长的生命让我们不急于去拓展生命的深度和宽度,毕竟长度已经足够。

    简单粗暴的行事风格造成了严重的恶果,被放逐的道主将我们曾经死守的秘密传遍了各个宇宙,黑水异族也是不朽战争的一个副产品,我们一路狂奔,争先抢前,为了能够跑的太快,我们连衣服都不穿了,所有的文明、道德、哲学都被我们抛弃了,于是问题出现了,却没有人愿意回过头再捡起衣服。

    我找到了解决异类危机的方法。

    不是闭关锁国,而是海纳百川。

    我希望能推动新的议案通过,让意义世界回到几十亿年前的样子,不断吸收新的事物,新的力量,新的哲学,新的思想,填充我们空白的部分,激发我们已有的潜力,补我们,壮大我们。现在,这还是一个很笼统的概念,但我希望将这个概念变为现实,而的存在,侧面证明了我的想法是正确的,不仅踏入了不朽,还帮助八王宇宙消灭了黑水异族。

    问题只是,相信我说的话么?”

    听到易厚生的疑问,孟凡凝重道“我有办法不相信么?”

    易厚生不由得笑了一下。

    这并非平等的对话。

    孟凡很强大,在易厚生眼中,和意义世界的那些刚刚踏入小不朽的道主相比较,孟凡强大的甚至有些过分,哪怕纯粹依靠自己的力量,易厚生认为,意义世界可能没有任何一尊小不朽第一阶梯的道主能够和孟凡对抗。

    甚至,孟凡拥有和小不朽第二阶梯碰撞的力量。

    如果让孟凡握着那把弓,那么孟凡甚至拥有对战小不朽第三阶梯的力量!

    这也就意味着,哪怕此刻,孟凡踏入了意义世界,在两百多位不朽道主中间,孟凡仍然是很强大的存在,恐怕只有那些家主和八大支柱的领袖能够降服他。

    但这只是客观的比较罢了。

    意义世界是一个庞大的概念。

    意义世界的真实力量,孟凡并不知道。

    至少此时此刻的这场对话,是绝对不平等的,孟凡射出的最强的一箭,在易厚生面前如薄雾一般烟消云散,易厚生确实没有理由欺骗他。

    “想让我当的棋子。”孟凡道。

    易厚生犹豫了一下“如果这是的理解方式,也可以这么说。在我看来,要矫正意义世界过去的一些错误,定然要付出巨大的代价,能做这种事的人不是某一个道主,某一个八大支柱的领袖,而只能是我们易家,要做出些改变,就需要一个契机,被视为有史以来最强异类的,就是最好的契机,若我能够让意义世界接受的存在,那么紧闭的国门就会打开一道缝隙,在我看来,天下大势,万法归一,堵不如疏,是意义世界对异类的排斥才造就了异类危机,不朽战争导致了静寂钟走动的越来越快,我不希望看到最终寂灭,这世上也没有几个人希望最终寂灭到来,我只想拖延最终寂灭的发生,如果说最终寂灭是一场泛滥的洪水,那么我就是要疏通洪水。”

    孟凡的心情波澜起伏。

    易厚生的话,让他思绪颇有些复杂。

    因为对意义世界的不了解,让孟凡很难相信意义世界的任何一个人,不论是黑元奎,还是易厚生。

    易厚生继续道“摧毁侵袭八王宇宙的暴行者大潮,已经证明了自己的价值,这世上的一切都是交易,亲情如此,爱情如此,政治更是如此,证明了自己对意义世界的价值,意义世界的道主们才会考虑接纳,一旦开了一道缝隙,一切都会变得容易起来,尤其是在此刻,黑水异族已经成了意义世界心头大患的此刻,面对黑水异族的胜利已经是很好的筹码。

    我没有办法给任何承诺,虽然我的话在意义世界有一些分量,但仍然没有承诺,所以我今天来,只想做一个简单的交易,给我一个答案,只要表现出任何愿意和意义世界合作的可能,我们就可以继续下去。”

    “既然是交易,如果我给了这个答案,我猜,给我的,是放了我。”孟凡道。

    易厚生再次笑了“对,不太公平,但这世上没有不公平。”

    “我想问个问题。”孟凡道。

    易厚生点头。

    孟凡“流过血么?”

    易厚生眉头跳动了一下,沉思片刻后,道“流过。”

    “多久的事了。”

    “很多年前,我甚至都快忘了是什么时候。”易厚生道。

    “从踏入不朽的那一刻开始,就一直有一个梦魇困扰着我。”孟凡道。“我怕我真的只是一只蝼蚁,被某种强大的力量掌控着而不自知,出现之前,我的这种恐惧已经弥散的差不多了,但是出现了,这种恐惧又出现了。”

    “想杀了我。”易厚生淡然道。“可以理解,如果我的头顶有一个庞然大物俯瞰着我,我也想杀了他,关于这个我可以给一个答案。

    庞然大物确实存在,但不是我。

    庞然大物可以改变一切现实,扭曲一切法则,摧毁一切有形与无形,或者复活一个已经死了百亿年的人。

    但我也可以告诉,庞然大物从没有这么做过。

    会去玩弄蚂蚁么?

    太无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