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都市小说 > 女总裁的桃运兵王 > 第650章 再见庞春
    然而,房间里突然闪过一道人影。

    “谁?”

    庞春警觉地叫出了声,眼皮子突突乱跳,似乎有不妙之事发生。

    他定睛一看,朦胧昏暗的灯光下,多出个年轻男子,不是别人,正是叶枫!

    他吓得顿时浑身一哆嗦,手中的香烟,差点没抖落在床单上。

    而他身旁的那位妙龄女子则彻底吓傻了眼,嘴唇颤抖道“警察叔叔,我们没干坏事,我和他之间,是情侣关系。”

    她将从天而降的叶枫,误以为是便衣警察了。

    “这里没你的事,赶紧走吧。”

    叶枫开口道。

    “是。”

    那妙龄女子连衣服都顾不上穿,抱着床上的衣服,十分狼狈地跑出了卧室。

    “保镖,保镖!”

    庞春扯着脖子大声呼叫。

    “不用叫了,没用的。”

    叶枫摇了摇头,“在你刚才逍遥快活的时候,你的那些保镖已经被我神不知鬼不觉解决了。”

    “以后呢,多聘用一些厉害的保镖在身边,才能避免这种事情发生。”

    “不过对你而言,也不存在以后了。”

    “你……你什么意思。”

    庞春闻言,不由浑身一哆嗦。

    看来对方说的没错,自己的那些保镖,肯定被打昏甚至被打死了,若不然的话,现在早就冲过来保护自己了。

    他刚想拿出手机报警,然而却被叶枫一个箭步冲上前,将手机抢下,扔到地上,摔了个粉身碎骨。

    “庞总,老朋友来了,你不招待也就罢了,干嘛这么紧张。”

    “我已经受到了惩罚,被茅洋液酒业开除,失去了工作,你还想怎样?”

    “我想怎样,你心里难道不清楚吗?”

    “本来呢,以后大家都是相安无事,各走各的道,但是你不死心呐,还想偷我的酒仙葫芦。”

    “萧秋那个死三八,居然出卖我,让老子抓住她,非弄死她不可!”

    庞春闻言,禁不住地破口大骂。

    “来,消消火,润润喉。”

    叶枫取出了酒仙葫芦。

    庞春迟疑道“我不喝。”

    他觉得,叶枫此举,绝对不会是好事。

    他矢口否认“都是萧秋一派胡言,她肯定是受到别的酒业公司的指使,去偷盗你的酒仙葫芦的,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

    “而且我已经不是茅洋液酒业的人,要你的酒仙葫芦也没什么用。”

    “庞总啊庞总。”

    叶枫轻轻摇晃着脑袋,“你真是令我太失望了,你难道忘记我有点读心术了吗,在我面前撒谎,可不是明智的选择。”“有了酒仙葫芦,你去任何一家酒业公司做高管,都不成问题,就算是回茅洋液酒业,也算是戴罪立功,所以盗取酒仙葫芦,对你而言,是百利无一害,不知道我说的对不

    对。”

    “不对,根本就不是那么一回事。”

    庞春十分心虚地摆了摆手,“就算你拥有读心术,我也不会赞同你的说法的。”

    “你这个人,做事挺绝的。”

    “酒仙葫芦是一家酒业公司的命脉,你这是想断了我的命脉呐,给你一次机会,你不珍惜,屡教不改,你说,我会怎样做呢?”

    叶枫言语之间,双眸中的冷意开始涌动。

    “我警告你,不要乱来啊!”

    庞春将手中的香烟丢在床头柜的烟灰缸里,随后从枕头下,掏出一把黑色的手枪,颤抖着将枪口瞄准了叶枫。

    “否则的话,我可要开枪了。”

    “你开一个我试试,真的,我保证,不躲闪。”

    叶枫面对黑漆漆的枪口,没有任何慌乱,谈笑风生,十分淡定,好像根本就没看到手枪似的。

    这一点,大大出乎庞春的意料之外。

    因为在他看来,大多数人,见到手枪,都会吓尿,连声求饶。

    为什么叶枫却是淡定如水,不慌不忙呢。

    难道对方真的不怕死吗?

    “姓叶的,我可没跟你开玩笑,真的可以轻轻扣动扳机,就杀了你,你死在我这里,可没人知道。”

    “就算警方来了,我也可以作出完美解释,你入室盗窃,被我不慎失手错杀。”

    “既然你都有这么合情合理的解释了,那还等什么,开枪吧。”

    叶枫面对着庞春,耸了耸肩,摊着手,表示十分无所谓的样子。

    “那就别怪我不客气。”

    庞春眼底涌现一丝阴郁,一咬牙,朝着叶枫的手臂,扣动了扳机。

    他不敢直接攻击要害,因为那毕竟是杀人,所以只想先弄伤叶枫,这才攻击手臂部位。

    然而他扣动扳机后,渴望的一幕并未发生。

    没有一颗子弹射出。

    看来,萧秋告诉叶枫的,是实情,枪里面的子弹,早被她偷走了。

    “这,这是怎么一回事?”

    庞春又惊又慌,接连扣动扳机,难道说,子弹卡壳了?

    真是关键时刻掉链子呐!

    “不用忙乎了,你的枪中,没有子弹。”叶枫提醒着对方。

    庞春难以置信“这怎么可能呢,我明明记得,是有子弹的。”

    “你是不见黄河不死心。”

    叶枫轻松自如地夺过枪支,并且一掌如刀般锋利地劈开了枪身,指了指空空的枪管,“睁大你的狗眼瞧清楚了。”

    庞春彻底傻了眼,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子弹去哪里了,咋就不翼而飞了呢。

    “就算给你子弹,也是不中用。”

    叶枫摇了摇头,“认命吧。”

    “对不起,叶先生,我错了,真的不该再犯糊涂,打酒仙葫芦的主意。”

    庞春跳下床,噗通一声跪倒在地,连声求饶。

    “请您老人家宽宏大量,再给小的一次机会吧,我保证,从今以后,不再做愚蠢之事。”

    “人的机会只有一次,错过了,就永远错过了,永远没有回头路可以走。”

    叶枫不会再相信庞春的话,也不会再给对方机会。

    这怪不得他的,一切都是庞春咎由自取。

    “来吧,喝点酒。”

    叶枫注意到,卧室的床头柜上,还有红酒杯,看来之前,庞春给离开的妙龄女子还喝了酒助兴。

    他指了指酒杯。庞春忙不迭地站起身,按照吩咐,拿过来红酒杯,捧在手里,手直哆嗦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