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小说 > 超凡贵族 > 第620章 贵族的风格
    ♂

    对于绝大多数普通人而言,巫师只存在于口口相传的故事中,是邪恶与恐怖的代名词,是只有最英勇、最、最强大的神职者才能净化的魔鬼之子。但大贵族轻易就能掀开巫师的神秘面纱,看见其虚弱的一面。尤其像巴塞留斯这样历史悠久,枝繁叶茂的顶级王族,坐拥近百万在册子民,千百年来一直都有封臣巫师为其效力,早已形成了一套掌控巫师的隐秘制度,许多附庸贵族的祖先甚至是巴塞留斯的家族巫师。

    乌塞因向“囚徒”声称,可以组建铁山皇室巫师团,绝非一时戏言。因为铁山皇室的巫师团传承至今,已有2000多年的历史,只是规模较小,中间出现过几次断代而已。

    当今的人类国度,论对巫师的了解,巴塞留斯恐怕仅次于教会。

    巫师的能力千奇百怪,可剥离了巫术天赋,他们也只是肉体凡胎,超凡力量单一,行动迟缓,情绪复杂多变。即便家族精心培养的秘法战士都能杀死绝大多数巫师,只有那些自幼接受严格训练的巫师才能将自身的超凡力量同武技、意志和经验相结合,形成一定的战斗力。比如,巴塞留斯家族有个巫师可以在物体的表面生成一个气泡,帮助自己和他人获得水下自由行动的能力。这个巫术本身不具备任何杀伤力,可他接受训练之后,学会使用气泡包裹猛火油,模拟出火球术的效果。战斗的时候,他身边环绕着几个火油弹,可以追踪目标,引发熊熊大火,而他本人却能在灼热的火场中安然行走。

    意志、心性、经验、手段永远比单纯的巫术力量更重要,但这方面,身心合一的骑士天生拥有巨大优势。他们往往能在被火球命中之前,杀死纵火的巫师,再身而退。

    巴塞留斯家族将巫师的天赋分为精神类和杂类,精神类巫术比杂类巫术更致命,但黄金级的生命几乎都能豁免精神类巫术的负面影响,除非施法巫师的精神强度达到了传奇阶的水准。

    这显然是不可能。

    教会宣称,光辉之主改变了世界法则,从此断绝巫师与元素海的联系,把他们的巫术层次限制在黄金阶以下。

    教会的说法真假莫辨,但这里面有一个最基本的逻辑。如果巫师的超凡力量没有被削弱到极点,他们也不会沦为贵族和神职者收割的对象,阴影牧师也根本不需要祈求世俗大领主的支持。

    奥萝克希娅不清楚阴影牧师拥有多少手段,她和乌塞因一样确信,阴影巫师玩出再多的花样也威胁不到到金眼伯爵的安,就像浅浅的溪流淹不死一头猛犸巨兽,双方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

    排除了阴影牧师谋害金眼伯爵的可能性,奥萝克希娅沉吟片刻,转而评价道“‘囚徒’给我的感觉很迂腐他迫切的想获得领主对阴影牧师的认同,但又坚定地站教会的一边。由此可见,他是在艾尔教国长大的狂信徒,一直处于圈养的环境,对外界有一些认识,却不够深刻。”

    乌塞因点点头,接口说道“我无法通过元素感知,辨别一个亡灵的言语是否真实。不过,我和的看法一致,阴影牧师太天真了,他们根本不懂得什么是真正的贵族。”

    巴塞留斯轻视当代巫师的力量,却重视他们的价值。

    阴影议会暗中同巴塞留斯家族取得联系,替他们培养嗜血战士,乌塞因和奥萝克希娅这才直观的认识到,原来巫师的魔力还有更广泛的应用空间。他们当然想彻底掌握阴影巫师关于魔药学的研究成果,其中有一个十分重要的前提是发掘更多小巫师。不管他们的巫术天赋有多么可笑,只要他们具备魔力,就能源源不断地灌注嗜血魔药,帮助巴塞留斯皇族组建强大的嗜血军团。

    囚徒声称那些小巫师只是暂时为巴塞留斯效力,他们最终还要回归教会的治下。这就已经触动了巴塞留斯家族的庞大利益。

    这次隐秘会面,阴影牧师并没有提及他们摆脱特里戈瓦尔家族的详细计划,只要求巴塞留斯最后能支持阴影牧师。囚徒对巴塞留斯有所保留,实属正常。但是,乌塞因和奥萝克希娅不看好阴影牧师,认为他们成功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既然阴影牧师输定了,巴塞留斯为什么不吞下那些小巫师和魔药传承?既然决定占有这股力量,那干脆出卖阴影牧师,拿住特里戈瓦尔家族的把柄,免得教会为了魔药传承再找巴塞留斯的麻烦。

    囚徒所谓的,帮助巴塞留斯光复铁山帝国根本就是个天大的笑话。

    家族领地的大小与骑士贵族的数量相关,骑士数量与血脉高低有关。光辉骑士团带领撒桑帝国收复人类故土,就凭腓特烈家族的白银血脉,最多控制一个王国领地,而巴塞留斯家族的黄金血脉百分之百能够控制一个帝国。这就是为什么特斯蒂尔通过佛利德斯牧首的渠道,改善同巴塞留斯的关系。六大圣骑士家族的世俗领主加在一起也只能控制一个帝国的领地,巴塞留斯的铁山帝国必然随着领地的开拓而复兴。

    撒桑和铁山将共同构成两个相互支持的北方大帝国,说不定双方还是姻亲盟友。

    乌塞因和奥萝克希娅制定的发展战略非常清晰,军事上与光辉骑士团紧密合作,共同消灭兽人入侵者,拿下西顿汗国的地盘;政治上与南方帝国互为奥援,共同对抗教会神权,确保铁山帝国的独立性,摆脱圣骑士家族的钳制。

    至于撒桑帝国,就让腓特烈家族和光辉骑士团去经营吧。

    实力相等才有合作的基础,阴影牧师跳出来说什么“政敌的政敌是盟友”?他怕是吟游诗人编写的剧本看多了,以为自己懂大贵族的政治,简直天真!

    当然,巴塞留斯不会急着出卖阴影牧师,如果他们真的有机会成为教会的一个分支机构,巴塞留斯不介意为他们喊一嗓子。究根结底,阴影牧师与裁判所的斗争属于教会的内部事务,巴塞留斯只要坐着看戏就好,但阴影牧师也休想巴塞留斯把吞下的好处再吐出来。

    乌塞因非但不会交出那些小巫师,还要从阴影牧师的身上挖出更多的财富,比如,培养影战士的秘法。

    “我会告诉,阴影牧师想我们帮助‘囚徒’同兰德尔殿下单独会面的机会,必须先为我们制造一个影战士。”巴塞留斯公爵说道。

    “理应如此。”奥萝克希娅点点头,话锋一转,问道“这次半人马入侵疑点重重,有诸多巧合说,这会不会是阴影牧师搞出来的?”

    乌塞因蓝色的眼眸转为琥珀色,隔了一会,沉声说道“我想过这个问题,但我不相信阴影牧师有这种能力大预言术还差不多。可如果阴影牧师拥有类似大大预言的超凡力量,他们何必寻求世俗领主的支持?他们早在三百多年前的圣城之乱就摆脱了裁判所的控制,成为教会的一个独立机构。”

    “也认为阴影牧师参与了三百多年前的圣城?”奥萝克希娅挑起秀眉,微笑问道。

    公爵点点头,说“我查阅家族收藏的典籍,有迹象显示,阴影牧师曾经参与了圣城之乱。尼奥韦斯特家族还因为巫师事件,遭到裁判所的指证。不过,那一代的教皇两年后驾崩,新教皇继任,尼奥韦斯特豢养巫师的事情也就没人追究了。紧接着,特里戈瓦尔被特斯蒂尔从光辉骑士团剥离,领导裁判所,镇守光明圣山。表面上,他们从此负责监视光明卫士和新教皇,但私底下,特里戈瓦尔恐怕对阴影牧师进行了一次大清洗。”

    “那一代的教皇动用了大预言术还是没能成功反扑,最终被预言术反噬身陨,可见大预言术也不是万能的。”乌塞因笑了笑,说道“‘囚徒’需要通过我们,才能同德尔殿下取得联系,足以说明他们虚弱无力。”

    奥萝克希娅微微颔首,淡淡说道“牧师运用圣武士水晶临时获得高阶圣武士的神术和战力,这项神术自古就有。‘囚徒’描述的影战士似乎与它一脉相承。如果阴影巫师能够用圣武士水晶制造出影战士,就能证明他们的确是艾尔教国的狂信徒。那么,我们可以相信他们对人类国度不抱恶意,才能把兰德尔殿下的行踪透露给阴影牧师。”

    乌塞因摸了摸下巴,笑着调侃道“奥萝克希娅,很关心维克多表弟嘛。”

    奥萝克希娅咯咯娇笑,声音妩媚地说道“我倒是很想亲近维克多表弟,可惜,他已经有西尔维娅了我可不会自讨没趣。怎么说,我也是薇罗蒂卡陛下的子嗣,向太阳精灵求爱被拒,那多丢人啊。”

    乌塞因摇头叹道“确实可惜维克多表弟肯定能执掌岗比斯帝国的权力一百多年,而南北帝国都需要在对方的身上留一条退路。如果我们和岗比斯王国联姻,又会引起光辉骑士团和多铎王国的强烈反弹难道我们只能投注光辉骑士团扶持的尼奥韦斯特?”

    西顿半人马大举入侵,巴塞留斯家族谋求南大陆避险跳板的愿望变得更加迫切,可在当前的形势下,巴塞留斯与岗比斯不适合旗帜鲜明地同处一条壕沟。如果巴塞留斯按照联姻结盟的传统,与奥古斯特,或约克公开互换子嗣,等同于背叛北方领主家族。毕竟,南拓领主与北拓领主在神术力量方面存在竞争,这是个立场问题。

    但是,巴塞留斯无法忽视南大陆避难渠道带来的政治影响力。如果光辉骑士团打通了尼奥韦斯特家族的关系,撒桑皇室自然拥有相当份量的话语权,巴塞留斯和其他撒桑领主则处于同一条起跑线,变相的被光辉骑士团牵住了鼻子。

    简而言之,同为皇族,腓特烈家族有的东西,巴塞留斯也要有,腓特烈同尼奥韦斯特勾勾搭搭,巴塞留斯就要与岗比斯暗通款曲。

    这次,维克多和罗兰率领岗比斯援军入驻撒桑东境防线,对于巴塞留斯而言是一个不错的机会。但是,佛利德斯死死地盯着双方,还想从中制造矛盾,挑拨双方的关系,他的目的当然是为了将巴塞留斯导入光辉骑士团制定的整体战略当中。

    乌塞因想来想去,似乎只有情人外交这条上不得台面的沟通途径。可是,金眼伯爵的层次都太高了,巴塞留斯家的高阶女骑士不可能效仿埃莱亚诺家族的贵女,屈从于外部势力。她们不会去岗比斯王国侍奉金眼伯爵,如果情人的地位相当,双方既没有后代,又不能生活在一起,也就不存在伴侣关系。

    奥萝克希娅突然轻咦了一声,说道“我们似乎小看了‘囚徒’他虽然不懂得什么是贵族,但还是有些政治眼光的。”

    巴塞留斯公爵思忖片刻,领悟了家族守护者的意思。

    教会以兰特帝国领的菲斯湖为基础,试图把艾尔教国打造成人类国度的地缘政治中心。撒桑帝国向东开拓,推进到巨石要塞以北,便能同纳维尔王国的开拓者会师。然后,北方帝国的领主以纳维尔王国为中央走廊,向南进入兰特帝国领的菲斯湖畔,乘船渡河就能抵达南大陆。同样的道理,南方帝国的领主也能通过纳维尔王国的中央走廊,进入北部荒野开拓领。

    纳维尔王国和兰特帝国领紧挨着艾尔教国,她们充当人类国度的中央走廊,就能确立艾尔教国的地缘核心位置。南北国度的物资会非常方便的汇聚在艾尔教国。

    如果不是光辉法典明令禁止神职者直接统治世俗王国,教廷枢机院、光辉骑士团和修道院长老团非常乐意在艾尔的菲斯湖畔建设港口。可由于艾尔港口只能属于纳赫蒂加尔国王陛下,教会在艾尔建港间接扩大了教皇一脉的世俗影响力。

    教会的地缘核心战略抓住人类国度往来南北的物资、人口和贸易,从根本上弱化了岗比斯王国与巴塞留斯公爵领的影响力。

    谁让这两大势力的地缘位置不佳呢?

    假设阴影牧师能够在教会内部获得一席之地,他们亲近岗比斯与巴塞留斯,彼此互为奥援,符合三方的根本利益。

    也就是说,阴影牧师想在教会内部为南北两大帝国代言,也需要两个人类帝国的鼎力支持。

    乌塞因公爵皱起眉毛,近乎自语地喃喃道“这么说,他们不是联系不上维克多表弟,而是故意通过我们的渠道,同岗比斯进行隐秘会晤。共同的秘密能让我们三方找到合作的默契。”

    “不是三方,是四方。别忘了多铎王国同样缺乏神术力量的支持,光辉骑士团和腓特烈一直拿他们当靶子。阴影牧师成为教会的一个独立分支机构,大量培养血卫士和影战士,一定程度上,可以代替圣殿军,帮助铁山、岗比斯和多铎的打开局面。”奥萝克希娅冷静地分析道。

    乌塞因眉头紧锁,自言自语地问道“‘囚徒’说阴影牧师需要神职者的监管所谓监管就是投效,阴影牧师们准备投效教会的那支势力?”

    “阴影牧师肯定是光辉骑士团的政敌,教会内部有那支势力能够抗住光辉骑士团的压力,保护阴影牧师?”

    “枢机院?佛利德斯占了枢机院三分之一的席位,两大牧首联手对抗光辉骑士团都勉强,何况他们争教宗的位置争得头破血流。”

    “修道院长老团?那些老家伙以前有些威望,硬生生地把光辉骑士团从教宗的位置上拉了下来。现在嘛,一百多个修道院长老成天吵架,比贵族院还要吵,互相扯后腿,什么事都干不成。他们投靠修道院长老团,又能为我们做什么事情?他们培养的血卫士、影战士恐怕会像修道院培养的牧师,最后都落入了枢机院和光辉骑士团的口袋。”

    “哈,他们不会想投靠光明卫士吧?”乌塞因冷笑一声,说道“如果阴影牧师选择投靠纳赫蒂加尔,那所有的神职者和世俗领主会联起手来打他们,顷刻间,让他们灰飞烟灭。”

    奥萝克希娅淡淡笑道“如果阴影牧师不蠢,他们应该托庇于修道院长老团,接受裁判所的领导,间接效忠每一任教宗。前提是,扳倒特里戈瓦尔裁判长我很乐意看到特里戈瓦尔倒大霉,不过,我们不能参与阴影牧师的计划。他们只有扳倒了特里戈瓦尔,才有资格同我们合作。我想,金眼伯爵也会选择袖手旁观,最后下注。”

    乌塞因双臂环抱,摩挲下巴,笑着说道“既然这样,维克多表弟那边,我们不用提醒只等最后水落石出的一刻。”

    “我这就要回去了,后天再过来。”奥萝克希娅看了公爵一眼,颔首说道“我这里有几点想法第一、‘囚徒’精通神学,言论迂腐,应该自幼生活在修道院。第二、他不了解大贵族的行事风格,提出的合作建议却颇有一些政治眼光‘囚徒’的言行和政治见识完不相称,我推断他并非阴影牧师的真正首脑。阴影牧师的背后应该还有一个人物,一个裁判所不知道的人物”

    “他们一定是神职者,所以才能瞒过起裁判所的耳目;他们在教会内部的地位一定不高,因此想扶持阴影牧师;他们极有可能藏身于修道院,能够接触到时局信息,但不了解大贵族的行事风格他们不是修道院的苦修者,是修道院的学者牧师。”

    “他们?是说传承?”

    “对。”奥萝克希娅点点头,嘴角勾勒出掌握一切的自信笑容。

    “动员我们在教会内部的人手,抢在金眼伯爵之前,找出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