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都市小说 > 入赘的废物 > 第六百二十七章 是在炫耀吗?
    马煜愤怒的一脚踹在马飞浩屁股上。

    马飞浩摔了个狗吃屎还一副一无所知的样子。

    疑惑的看着马煜问道:“舅舅,你踢我干什么?”

    马煜咬牙切齿的看着马飞浩,说道:“滚,赶紧去找人保护韩三千。”

    对于马煜的突然发怒,马飞浩非常莫名其妙,但是马煜非常生气这一点他能够清晰的感受到。

    爬起来,连身上的灰尘都来不及掸掉,一溜烟的跑了。

    “真他妈是个蠢货。”马煜怒其不争的说道,这么简单的事情,马飞浩竟然还来问他,这家伙难道就一点脑子都没有吗?

    韩天生去云城,不就是找韩天养曲线救国,希望让韩天养阻止韩三千对付米国韩家吗?这么显而易见的问题,马飞浩竟然也想不到。

    “姐,你这个儿子想要有大出息,就看他怎么讨好韩三千了,指望这家伙自己的能力,马家迟早会毁在他手里。”马煜叹着气,自言自语的说道。

    韩天生和韩啸两人出现在机场VIP休息室的时候,韩天生表情明显越发难看。

    按照韩天生的本心而言,他绝对不愿意主动去云城见韩天养,哪怕是韩天养亲自到了米国,他也不见得会施舍韩天养一面。

    但造化弄人,世事无常,如今却需要他亲自去见韩天养,这是韩天生做梦都没有想到的事情。

    “我韩天生竟然会沦落到这一步,竟然要去求那个废物。”韩天生不甘心的握着拳头说道。

    韩啸知道他内心有多么不甘心,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根本就没有选择留给他们。

    “想当年,那个废物和我意见不合,被我踢出韩家,如今韩家在华人区成为一线家族,这足以证明我当初的决定是正确的,可是就因为韩三千,我却要对他低声下气,狗老天真是瞎了眼。”

    韩啸不敢搭话,任由韩天生发泄心中不满,他只希望韩天生发泄够了之后,见到韩天养不再是这种态度,否者的话,指望韩天养帮忙就成了一个笑话。

    终于到了登机的时候,韩天生有再多的不满也只能藏在心底,先帮米国韩家渡过这一劫才是最重要的。

    云城。

    云顶山别墅区。

    韩天养最近闲来无事,整理着别墅的花园,亲自锄地种植,也算是打发时间的一种方式。

    被关在地心十多年时间,韩天养早就已经有了一种和社会脱节的感觉,虽然说他的适应能力足够强,但是对于外面世界没有向往的韩天养来说,他更加宁愿待在别墅区里找点事情做。

    这时候,炎君走到韩天养身边,神色凝重的说道:“韩天生上飞机了,目的地应该是云城。”

    炎君有眼线密切关注着米国华人区的事件发展,所以在韩天生登机之后,他第一时间就收到了消息,对于韩天生的云城之行,炎君感觉有些不可思议。

    “来,帮我把这些土浇上点水。”韩天养说道。

    炎君二话不说就开始干活,至于韩天养要如何思量这件事情,不是他能够去干预的。

    两人花了整整一下午的事件才把花园全部整理了一遍,土壤翻新,施肥浇水。

    “明天去花鸟市场,买点牡丹平安竹。”韩天养捶着腰说道,显然累得不轻。

    牡丹象征着富贵平安,至于平安竹就更加不用多说了,韩天养这么做的意思是什么,炎君自然理解。

    “你放心吧,臭小子不会有危险的,他现在可是有大人物保护着。”炎君笑着说道,虽然他不清楚那个层面的人究竟是如何看待韩三千的,但是目前从马煜露面这个情况来看,韩三千肯定有大人物罩着。

    “在我们理解的世界里,他的确是安全的,可是当他真正进入那个层面之后,又会是一番什么样的光景,我们不得而知,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争斗哪都有,他越是出彩,就越是麻烦傍身。”韩天养说道。

    炎君点着头,事实的确如此,韩三千如果表现得太过亮眼,进入那个层面,必然会引起某些人的不满,对他来说,这便是危险重重的一条路。

    “我们今后什么忙都帮不上了。”炎君叹了口气,以前他还能够保护韩三千,但是现在,韩三千所触及的层面,已经是他没有能力去掌控的,甚至他根本就没有资格进入那个层面,所以以后的事情,就只能靠韩三千自身的能力了。

    “是啊。”韩天养一脸感叹的点着头,说道:“人人都希望自己的子孙有出息,但我从来没有想过,原来优秀过头了,也是个麻烦啊。”

    炎君听到这话忍不住笑了起来,说道:“我可以理解你这番话是炫耀的意思吗?”

    韩天养嘴角忍不住的上扬,强行克制着说道:“有这么明显吗?”

    “你恨不得把三千的优秀写在额头上了。”炎君无奈道。

    “哈哈哈哈哈。”韩天养放声大笑,笑声酣畅淋漓。

    谁不愿自己的后人有出息,韩三千如今的优秀,韩天养自然有自傲的资本。

    “如果不是三千,韩天生怎么可能会亲自来云城呢。”韩天养继续说道。

    “韩天生恐怕做梦都没有想过自己会有今天吧,对于他来说,这里的一切都一文不值,我记得你说过,他发誓不会踏入华国。”炎君笑着说道。

    “知道这个世界上什么最不靠谱吗?”韩天养对炎君问道。

    “誓言。”炎君说道。

    韩天养点着头,说道:“誓言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大的谎言,如果老天有眼,这个世界便不再有晴天,每天都是电闪雷鸣。”

    韩天养这番话虽然有些夸张成分,但绝对说得在理,这个世界上每天不知道有多少人赌咒发誓,但真正能够兑现承诺的又有几人?

    有人夜里发誓明天努力,但一早醒来,便是明天复明天。

    有人说自己钟爱一生,转身便投向了莺莺燕燕。

    “你要见韩天生吗?”炎君问道,这才是他来找韩天养的目的。

    “见,当然要见,当年他逼我下跪,全然不顾兄弟之情,如今难道我要以德报怨吗?我韩天养可没这份大度胸襟。”韩天养面如冰霜的说道。

    炎君点了点头,当年韩天养所受屈辱,旁人根本无法感同身受,任谁也没有资格要他大度原谅韩天生,在炎君看来,不论韩天养怎么做,都算不得过分。

    “爸,吃饭了。”这时候,施菁在门口对两人喊道。

    “来了。”韩天养应了一声。

    在一家子吃饭的时候,二楼主卧,带病卧床的苏国耀身上满是淤青,这都是被蒋岚偷偷打的,这个女人把所有的怨气都发泄在了苏国耀身上,反正在她看来,苏国耀跟植物人无异,打他也不会有感觉。

    但是每当蒋岚不在房间里的时候,苏国耀都会睁开眼。

    整个别墅,没有人知道苏国耀其实早就已经清醒了过来,他一直处于假装昏迷的状态,因为苏国耀不敢让蒋岚知道这一点。

    当初蒋岚把韩念放在阳台,任由寒风侵袭,导致韩念生病,这才有后来的一系列事情。

    这件事情,苏国耀亲自见证,他必须要找到机会把这件事情告诉苏迎夏,不能让蒋岚毁了整个苏家。

    只可惜,苏迎夏最近精神恍惚,根本就没有来看苏国耀,所以苏国耀只能忍受着蒋岚带来的折磨。

    苏国耀对于蒋岚这个女人已经没有半点夫妻感情,他恨不得让蒋岚死!

    这时候,房门突然打开,苏国耀赶紧闭上了眼睛,他绝不能让蒋岚发现他已经清醒的事情。

    但这时候,耳边传来的声音,却不是蒋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