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主管Q391215】 > 都市小说 > 嫡女如此多娇 > 第879章:成州齐家来人
    第879章:成州齐家来人

    直到收到他的信,方才知晓此事。

    当时,别提有多愧疚了。

    结果,这人是故意的!

    他早就察觉到了锦袍不是她做的,所以,故意写了那么一封信!

    就是让她愧疚,就是想让她亲手给她做一件衣裳!

    “生气了?”卫韫小心翼翼的开口。

    叶朝歌回神,好笑,“没有,为了这么一点小事我就生气,在你眼里,我的心眼儿就这么小吗?”

    卫韫讪讪的摸摸鼻子,以前的她,心眼自然不小,可现在……

    有点吃不准了。

    “不过……”

    随着叶朝歌的这声不过,卫韫的心跟着提了起来。

    他就知道会是这样。

    “不过什么?”

    “自习相识至今,你算计我的次数没有几十次也有数次了吧?这些,我皆不曾计较过,且还嫁给了你,可我刚才,回想起来,总感觉有些不甘心……”

    “所以?”

    卫韫咽了咽唾沫。

    “所以,你得让我甘心啊,或者说,心里舒坦一些。”

    “怎,怎么舒坦?”

    “我想想……”

    叶朝歌想了一会,眼睛大亮,“我也不难为你,便吃一份杏仁佛心,我便不与你计较了,且,我也既甘心了,心里也舒坦。”

    杏仁佛心?

    卫韫当即苦了脸,“歌儿,小祖宗,咱换一个行吗?”

    天知道,他吃不了苦,尤其是杏仁。

    当初在知味楼,她便记仇的逼着他吃了一道杏仁佛心,那可真是他这一生最黑暗,最不想回想的时候。

    自那个时候,他便时不时的暗暗告诉自己,一定一定不要得罪她。

    否则,倒霉吃苦头的一定是自己。

    叶朝歌微笑着摇头,“不能换哦?”

    “说起来,也是托了方才衣服的福,让我想到了一些过去的事。”如若不然,她哪里会想到用杏仁佛心作为惩罚呢。

    卫韫不挑食,但却吃不了苦,尤其是杏仁。

    故而,东宫的膳食,从未放过杏仁,而且,这杏仁也并非常用食材,她也不曾记住。

    而方才,托福,她想到了一些过去的事。

    “敛秋。”叶朝歌喊人。

    “太子妃。”

    “去吩咐厨房,给咱们殿下做一份杏仁佛心。”

    敛秋小心翼翼的觑了眼笑容满面的主子,以及皱着脸的殿下,默默退下去,安排去了。

    “歌儿……”

    卫韫不死心的垂死挣扎。

    “哎呀,我心口堵得慌,怎么会心口堵呢,肯定是不舒坦。”叶朝歌悠悠说道。

    卫韫:“……”

    厨房的动作很快,热气腾腾的杏仁佛心送来。

    卫韫僵直着身子坐的老远,哪怕坐的这么远,也能闻到那远远飘过来的苦味。

    “来,啊,张嘴。”

    叶朝歌坏心的亲自喂他吃。

    卫韫看看近在咫尺的苦涩,又看看笑语晏晏的叶朝歌,缓慢的张开嘴,眼睛闭上,吃下了她喂来的杏仁。

    苦涩瞬间透过舌尖蔓延来开,差点让他吐出来。

    这可真是,痛并快乐着。

    叶朝歌温柔,很温柔的喂卫韫吃,很快,一盘杏仁佛心去了一半,而卫韫的舌尖,已经苦的麻木了,眼睛都跟着变得通红。

    叶朝歌忍俊不禁,“有那么苦吗?”

    卫韫不说话,拿过她手上的杏仁,张嘴将其吃进去,然后捧起她的脸,对上,撬开她的唇,将杏仁渡过去。

    “你尝尝,苦不苦?”

    反正他现在觉得,没有那么苦了。

    被突然塞了一口杏仁的叶朝歌:“……”

    “苦吗?”

    卫韫亲了亲她的唇角,声音沙哑道。

    他的眼睛很黑很亮,一瞬不瞬的望着她,其中所闪烁的暗光,叶朝歌并不陌生。

    刚要起身,却被他抱着坐到他的身上,紧跟着,并不陌生的滚烫传递而来。

    叶朝歌:“……”

    慢慢咽下杏仁,“别闹!”

    “没闹,是你对我吸引力太致命了。”

    卫韫附到她的耳边,一字一字的说道,所呼出来的气息,撩拨着叶朝歌的耳朵,痒痒的,一股熟悉的滋味滋生而来。

    身子有些软,咬着唇,“你知道我现在怀着身子格外敏感,不准再闹了。”

    “为夫帮你。”随之,卫韫拉起她的手指,搁在唇边亲了亲,“为夫的就交给你了。”

    叶朝歌:“……”

    “不行,大白天的,不可,还有,咱们的孩子,若是让他,让他……总之,不准闹。”

    她现在的控制力薄如蝉翼,为了防止自己妥协,叶朝歌扶着腰从卫韫的身上起来。

    卫韫见状,也不勉强,帮着她起身坐到一旁。

    忍都忍了这么久了,还差这一时半刻的吗。

    虽然差,但……

    必须忍。

    “看在为夫牺牲这么大的份上,这个……”卫韫用下颌点点杏仁佛心,“要不就算了吧。”

    叶朝歌缓了缓呼吸,笑眯眯的看着他,“你说呢?”

    “……我吃。”

    她笑的太悚然。

    卫韫一边吃,一边在心里默默的想着,明明试穿她给他亲手做的衣服,怎么就发展到了这个地步?

    正在这时,红梅进来报。

    “殿下,小姐,方才海总管派人过来,成州齐家派人来给殿下送生辰礼。”

    成州,齐家?

    那不是齐妃的娘家吗?

    叶朝歌看向卫韫。

    此时卫韫一扫方才的轻松惬意,面色微冷,“将人打发走。”

    红梅应声退下。

    不一会,海总管过来了。

    此次成州齐家送礼的人乃齐小公子和两位齐小姐。

    闻言,卫韫皱了皱眉。

    叶朝歌在旁道:“不若,先将人安置下来吧。”

    海总管犹豫的看向卫韫。

    “听太子妃的。”

    海总管方才敢下去安排。

    经过这么一出,先前的轻松欢闹荡然无存,桌上的杏仁佛心已然凉透,叶朝歌将其推到一旁,“都凉了,此次便便宜你吧。”

    卫韫笑笑,“还是我家小祖宗心胸宽大。”

    叶朝歌得意的扬起眉眼,“你知道就好。”

    默契的不提齐家来人送礼一事。

    过了一会,叶朝歌方才试探的开口:“齐家……”

    她一直都知道,卫韫有外家,只不过一直没什么交集,就连他们大婚,齐家也不曾派人过来。

    按照她先前得到的消息,卫韫与齐家关系并不亲近,再加上成州距离上京颇为遥远,便以为只是不亲近罢了。

    可现在看来,看他方才的反应,恐怕不只是不亲近这么简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