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主管Q391215】 > 都市小说 > 嫡女如此多娇 > 第882章:弃皇长孙,保太子妃
    第882章:弃皇长孙,保太子妃

    “这孩子。”

    外面,大长公主气道,准备亲自进去把人给拽出来。

    谁知,自己先一步被拽住了。

    大长公主皱眉看向拽住她的老太太。

    此人她自是认得,之前来东宫时遇到过,在这之前也曾听说过,此老太太是祁继仁的老友,当然,外头说的可没有这么宽容。

    “就让他在里面吧,什么吉不吉的,都是你们迷信,在我们苗疆就没有这样的说法。”绮罗轻飘飘的说道。

    闻言,大长公主面露迟疑。

    过了一会,自己倒也想通了,咬牙说道:“本宫还不信了,在里面能怎么样!”

    大长公主都松口了,自然不会再有人说什么。

    到了下半夜,产房里才正式传来动静,一声接一声压抑的痛喊传出来。

    “小姐,您别忍着,大声叫出来啊,您这般咬牙,会把牙齿咬坏的。”

    刘嬷嬷在旁急的团团转。

    她家小姐羞于喊出声,咬着牙憋着。

    可这生产的时候长着呢,这才刚开始,等生出来还指不定要到什么时候,若一直如此咬着,过后牙齿必会被咬坏。

    “是啊歌儿,这女子生产自古如是,你休要想太多,莫要压抑自己,想叫便叫出来,没人会笑话你,当年为娘生你和你哥的时候,那叫的屋顶都快喊破了。”

    祁氏也在旁劝道。

    奈何,叶朝歌听不进去,依旧忍着,不让自己叫出声。

    卫韫见状,连忙掰开她的嘴,将自己的手背塞进去,“咬我,别咬牙。”

    叶朝歌疼的眼前发晕,也顾不上这些,只要不让自己叫的太大声,咬什么都行。

    这边,叶朝歌疼的满头是汗,旁边,卫韫也是满头是汗。

    自来女子生产便是大工程,耗时耗力更耗神。

    几近天亮,孩子还没有出来,叶朝歌则疼晕了过去。

    红尘连忙上前来看,“没事没事,小姐只是力竭晕了过去。”

    随之将准备好的人参片放到她的嘴里,又去外间将一直备着用以补充体力的汤水送过来,一起给灌了下去。

    没多会儿,叶朝歌便幽幽醒转,迎接她的,是覆灭般的巨疼,以及稳婆喊:“太子妃您要使劲啊”的声音。

    叶朝歌气喘吁吁,身上早已被汗水打湿,此时的她也顾不上身上黏糊糊的难受,她的全部心神,皆被源源不断的剧痛吸引。

    经过了时间的煎熬,她不再像刚开始那般羞于喊叫,只知道怎么舒服怎么来。

    比起叶朝歌,卫韫也没好到哪里去,衣襟早已被汗水打湿,两个人握在一起的手,黏糊打滑。

    他用那只之前被叶朝歌咬过的手不停的为她擦汗,因为紧张,他的声音透着颤栗和沙哑。

    很快,外头的天亮了,卫韫的二十五岁生辰随之来到。

    可此时,没有人去关注这些,因为叶朝歌还没有生出来!

    今日的早朝,卫韫和祁继仁皆双双缺席。

    对此,无人敢不识趣的开口,没看到就连宣正帝皆有些心不在焉的吗?

    龙椅上的宣正帝,的确是心不在焉的,从昨天晚上接到消息,这一宿他便没怎么睡着,脑海中闪现着各种念头,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忍不住往坏处想。

    假如叶朝

    歌出个什么事,他的儿子怎么办?

    都说女子生产如同一只脚踩进了阎王殿,谁也不能保证,一切会平平顺顺。

    宣正帝精神不济,看了郭远一眼。

    后者上前两步:“有事起奏,无事退朝——”

    下了早朝,宣正帝便迫不及待的询问:“还没生出来?”

    郭远摇摇头,“启禀陛下,虽然太子妃还未生出来,但一切良好,陛下不必担心。”

    闻言,宣正帝稍稍松了口气。

    也不是他愿意往坏处想,毕竟他也不想想那晦气不吉利的,只是,在煎熬长时间的等待中,有些念头,便非自己所能控制的。

    “传旨,务必让吴院正保住太子妃!”

    听此,郭远心头一惊。

    陛下的意思是,如果到了两相抉择,弃皇长孙,保太子妃?

    在皇室,自古以来,凡是面临此抉择,皆会保前者,皇家重视血脉胜于一切。

    而陛下却

    郭远带着震惊前去东宫宣旨。

    其实,宣正帝做出如此选择,也是没有法子,没有人比他更清楚,他的儿子这一生认准了叶朝歌,若那叶朝歌出了什么事,他的儿子,也一定会崩溃。

    他所做的,只是做了儿子将会面临的。

    也是,最坏的打算。

    玉芷宫。

    “娘娘,方才传来消息,陛下下旨,保太子妃弃皇长孙。”

    宫姑姑匆匆进来,压低声音禀报道。

    玉贵妃挑挑眉,“是吗?”

    只是可惜,他们注定是要失望了。

    看看时辰,生产也有一晚上了吧,那个人

    差不多也该行动了。

    时间飞快。

    从羊水破到现在,叶朝歌生了一个晚上加半个上午了。

    可孩子,依旧没有出来。

    莫说是她,便是几位稳婆,和等在外面的祁继仁大长公主他们,也深觉疲累。

    叶朝歌的声音沙哑非常,头发被汗水打湿,面色苍白,整个人十分的狼狈。

    一直守在床前的卫韫也好不到哪里去,身上的锦袍皱皱巴巴的,被汗水打湿之处隐隐发白,他的脸色,比之生产的叶朝歌更加苍白。

    “我,我不行了,不行了”

    叶朝歌再也使不出力气来。

    几位稳婆面面相觑,“这样下去也不是个法子,小主子长时间不出来,即便”

    即便生下来了,怕也不见得好。

    这话,即便是说话的稳婆没有说出来,几位有经验的,也心知肚明。

    不禁有些慌了。

    若是小主子有个什么闪失,她们,还有她们的家人,都休想脱身。

    “是啊,得想想法子了,实在不行,便催产吧。”

    几个稳婆商量好了,便由最先开口说话姓庞的稳婆前去找红尘。

    红尘点点头,“我这就去与吴院正商量方子。”

    红尘走了,庞稳婆唇角微微往上翘,待她转身回去时,又恢复到了原来担忧的模样。

    她对几位稳婆说:“接下来还得用力气,看来,咱们还得给太子妃喂汤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