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主管Q391215】 > 都市小说 > 嫡女如此多娇 > 第1174章:最毒男人心
    娇容发现计志远是新皇的人,是个意外。

    自从她接纳他后,便全身心的相信他,相信他是能给予她安全和幸福的那个人。

    既然认定了他,信任自是不可或缺的。

    正是因为这份信任,她从来都没有怀疑过他,不管什么事都不曾避开他,包括她想保下宁缺性命这件事!

    如此的信任,最终换来的却是残忍的背叛!

    不,她错了,从一开始计志远就是新皇的人,于她又何来背叛?

    不过是她自己蠢傻,傻乎乎的交出一颗心来!

    计志远是新皇从一开始便安…插在她身边的眼线,为的就是掣肘她,为他的大业。

    宁缺的存在时时刻刻威胁着新皇,即便他已然成为阶下囚,新皇要想高枕无忧,势必要永除后患,而她所想所做与新皇背道而驰,她顾念着那份淡薄的兄妹情,费尽心思的寻找宁缺保他性命。

    有计志远在,她的一举一动又怎会瞒得过新皇,或者说,新皇在利用她找出宁缺,到时候他便不费吹灰之力的达到目的。

    这世上自来便没有不透风的墙,计志远既然一开始便图谋不轨,势必终有一日会露出破绽来。

    而这个破绽被她的心腹发现了,在来禀报前遭到了截杀,或许是对方本来以为他死透了,并没有来得及处理尸体,也正是因着一时的大意,让他拼着最后一口气回来将此事禀告于她。

    她的不敢相信让他死不瞑目。

    那一刻,她才开始起疑。

    她相信,只要想做,便不会不成。

    很快她找到了一丝的蛛丝马迹,虽然只是一丝丝,但足够让她对计志远的信任崩塌。

    她的调查并没有瞒过计志远,接下来的发展不言而喻。

    他们彼此摊牌,计志远承认了自己是奉新皇的命埋伏在她的身边,只因为她的崛起让新皇忌惮,只因为她的中立让新皇没有安全感。

    也正是因为她的中立,新皇多年来并不曾对她下手。

    而计志远的任务很简单,那便是将她的一举一动尽数汇报给新皇。

    多年来他这颗棋子的任务一直如此,直到宁缺逃亡,计志远开始动了,这一动注定会露出破绽。

    她至今还记得,那晚,计志远抱着她,声声诚挚道:“娇儿,我虽是新皇的人,但我自认为从未伤害过你,我承认我欺骗了你,但是我对你的心却是真的,娇儿,我是真心欢喜你,深爱你的,你相信我!”

    他的话尚且历历在目,可她并没有任何的欢喜,反倒觉得恶心寒心!

    是,他是没有伤害过她,但不是他不想不愿,而是因为她一直保持中立,谁也不偏心谁,更不支持谁!

    如果,如果当初她没有中立,而是偏向了某个皇子,新皇又岂会容下她?

    到时候,计志远将会是第一个对她下手之人!

    喜欢?深爱?相信?

    娇容闭了闭眼睛,哪怕到了这时,回想起这些,仍忍不住的遍体生寒。

    以情欺人,如刀斧加身,千刀万剐也不过如此了。

    她这人素来是个不喜欢拖泥

    带水的,从看清了计志远的真面目后,她便快刀斩乱麻,将对他的情尽数收回,哪怕夜深人静之人独自一人舔舐伤口,也在所不惜!

    对他,她已然心寒至厮。

    “娇儿,宁缺虽然是你的兄长,可你仔细想想,他可曾对你尽过做兄长的责任?你忘了,他曾经是如何利用你的?”

    短短一瞬间,娇容的思绪便是翻江倒海,直到计志远的声音将她拉回了心神。

    娇容幽幽的看着他,冷笑一声,“照你这么说,做父母的不曾对儿女尽过父母的责任,儿女就可以不顾父母的生死?”

    计志远皱眉,“这是两码事。”

    “不,是一样的!宁缺是不曾对我尽过责任,他也没有义务,更何况,没有对我这个皇妹尽过责任的可不只是宁缺一人,还有你的好主子!既然如此,他又有什么权利让我服从为他效命?!”

    “照你这么说那我就更不明白了,你为什么就那么固执的非要保宁缺不可?”

    计志远的神情间隐隐透出些许的不耐。

    在他看来,这是他和娇容之间最大的问题所在。

    他就不明白了,她为什么就一定要保护宁缺那个废物?难道她就看不清楚,如今的北燕是新皇的天下?

    而且,为了宁缺那个废物,丝毫不顾他们之间多年的感情,在她眼里,他还不如一个废物?

    越想,计志远越是不耐,尤其是想到先皇交代的差事,剩余不多的耐心更为摇摇欲拽。

    朝夕相处这么多年,娇容对他又怎会不了解,将他的神情变化看在眼里,冷笑在心里,这就是她爱的男人!

    心里想的,多少露于面上,她的唇角上扬,讥嘲之意显而易见,“你当然不明白,因为你就是个为了目的不择手段的阴险小人,一个阴险小人又怎会明白坦坦荡荡的人心!”

    “你!”

    计志远气急,本就摇摇欲拽的耐心在这一刻彻底告罄。

    他举起捏着烧到一半的信笺,“好,既然你一意孤行,那就不要怪我了,来人!”

    很快,计志远的人冲了进来。

    “看好公主,不许她与外界接触!”

    “是!”

    娇容脸色一沉,“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想要禁锢我?”

    “是,我就是要禁锢你,你放心,新皇那边我会交代,这段时间,你安心待在公主府,至于那个废物,你且等着看吧。”

    看着计志远面上难掩的狠意,娇容不禁心下一跳,“你想干什么?”

    “干什么?”计志远冷笑,“自然是成全宁缺,你放心,看在你的面子上,我会求皇帝给他收尸!”

    既然宁缺自己找死,那他就成全他!

    “计志远!”

    计志远冷冷望着失去了方才冷静的娇容,淡淡道:“我希望你能明白,娇儿,新皇已然登基,他便是北燕的主宰,你我于他而言只是蝼蚁!”

    说罢,他头也不回的转身走人。

    娇容这下急了,急忙追了出去,谁知,刚到门口便被计志远的人拦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