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主管Q391215】 > 其他小说 > 原始人攻略 > 第一百零六章 后悔
    “放心,你会因为今天跟着我而感到荣耀的!”王猛拍了拍鳄鱼的肩膀道。

    随后,他转过头,对着其余鱼族人的战士道:“今天,我们将要去做一件大事,会很累,也许整夜都没机会睡觉,但是我们的敌人,那些无姓人,只会比我们更累,更困!

    我代表王族,是来帮助你们的,现在他们被赶跑了,不是因为他们失败了,而是因为我的部落,我的族人偷袭了他们的山洞,将他们引回去了。

    我们在大河之畔喝过血水盟过誓,我们的血液交融在一起,现在,轮到你们保护院子了,那里有你们盟誓过的血亲,更有你们的母亲,姐姐,妹妹和给你们叫阿爸的孩子,所以,请大家跟我一起,去做成这件大事!”

    鱼族的战士跟着王猛出发,至于那些竹筏,食物,和夜晚用来御寒的草团都被留在了大河对岸。

    在长途跋涉上,鱼族人是远远不如那些无姓人的战士的。

    拼尽了全力,才能跟上他们的脚步。

    毕竟无姓人的战士以狩猎为生,围猎的时候,就是用接力跑的方法将一头猎物追到筋疲力竭,然后再将其击杀。

    可鱼族人很少狩猎,以鱼为生,脚力自然有所不如。

    虽然奔跑起来很累,但却没有一人叫苦,更没有人掉队。

    总算等到天黑,无姓人的战士因为夜晚无法视物而停下来修整。

    明晃晃的篝火堆哪怕隔着数千米的距离也能够被轻易的发现。

    几乎要跟丢了的鱼族战士在找到鱼族人的篝火堆后兴奋不已。

    随随便便的吃了一些随身携带的肉干,每个人都用鱼皮水袋灌了一肚子的凉白开。

    此行许多东西都留在了河对岸,唯独王猛带过来的这个铜桶被他们一直带着,片刻都不舍得松手。

    “大家抓紧时间休息一下,等到他们的火堆变小的时候,就是我们偷袭的时候!各位检查一下自己的箭杆,咱们能带的不多,尽量省着点用,今夜就和他们耗上了,没有弓箭,我们还可以投掷石头,甚至冲上去用木矛去捅,大家一定要小心他们的投矛手,王伟说他们的准头厉害得吓人,我希望,现在站在我面前的有多少个人,明天早上,还能有多少个人!”王猛他们临时休息的地方是在一处山崖下的避风处。

    今夜的偷袭将不会再像昨天那样雷声大雨点小了。

    两天一夜没有睡觉,那些无姓人已经困到不行,如果还是那种不疼不痒的用没有丝毫准头的弓箭远距离骚扰,那他们除了守夜的人,其余人肯定都会睡得死沉死沉的。

    所以,今天想要继续骚扰他们,让那些无姓人的战士彻夜不能眠,就只能来点真格的。

    也许需要不止一次的短兵相接。

    夜深了,无姓人那庞大的篝火堆早已经变成了不大的一小团。

    负责守夜的人打着呵欠,将百天寻到的干柴慢悠悠的朝着火堆里面添。

    他们还需要时不时的掐一掐自己的大腿,以免在不知不觉中就睡着了。

    大部分的族人都已经睡去,只有那几个肚子如同鱼泡一样鼓起来的家伙疼得直哼哼,久久无法入睡。

    巫说,他们是吃坏了东西,休息两天就好了。

    不远处,趴在草丛中的王猛看着那边的情况,小声的道:“咱们人少,武器也没有他们的好,所以记住,第一轮箭射完后,立刻冲过去,只杀最边缘的那几个人,但是不管杀没杀死,只要听到了我敲桶的声音,立刻就要跑,知道吗?”

    “你都说了一晚上了,我们怎么可能记不住!”鳄鱼皱眉道。

    随后,在草丛之中,相对而言箭术稍好一些的战士拉开了弓箭。

    “嗖嗖嗖!”

    七八道羽箭飞了出去,当场射穿了一名守夜人的胸膛。

    这次能够有所建功,除了运气好外,还和他们摸的距离比较靠近有关。

    这些无姓人赶了半天的路,早已经离开了鱼族人的地盘。

    一路上他们心急如焚,又没有遭到偷袭,所以觉得鱼族人肯定不敢追过来激怒自己的。

    所以守夜的时候就松懈了许多。

    当然了,很大的程度还是因为他们太困了。

    还没等这些无姓人开始示警,不远处的草丛里面,一群人便悄无声息的冲了出来。

    他们没人高呼,也没有人叫喊着给自己壮胆,都是睁大了眼睛,手中握紧了武器,朝着自己盯上的目标杀了过去。

    “噗嗤”

    “噗嗤”

    这是木矛刺入肉中的声音。

    当这两道声音响起来后,那名被射穿了胸膛的无姓人才惊恐的高呼了起来。

    因为没有射到肺部,他的声音很是洪亮,一瞬间就惊醒了大部分的无姓人战士。

    随后,嘈杂的打斗声也响了起来。

    有的无姓人比较警觉,抓起武器一下就弹了起来。

    还有的无姓人因为太困,反应有些迟钝,看着那边在火光下摇曳着的打斗,仿佛还从梦境中没有醒来。

    但更多的无姓人则是震惊,震惊这些光头鱼族居然这么胆大。

    自己都放过他们一次了,他们居然还敢来激怒自己。

    而且是谁给他们的勇气,居然让他们敢冲上来和自己近距离战斗。

    而震惊过后,就是愤怒了。

    愤怒的无姓人战士拿起了武器,就要加入战场。

    双方因为发型的关系,显得泾渭分明。

    哪怕是在昏暗的火光下,也不用担心找错了敌人。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不远处的草丛里面响起了急促的‘砰砰’声。

    这种声音无姓人战士是第一次听见。

    绝对不是动物的叫声,但很是刺耳,也不是敲石头,敲木头和骨头的声音,很奇怪的一种声音。

    而那些正挥动着武器乱砍乱杀的鱼族人,在听到这个声音后,皆是愣了一瞬,随后如同潮水一样退回了黑暗。

    在原地,只留下遍地的血污和许多惊魂未定的无姓人战士。

    巫阴沉着脸走了过来。

    清点了一下受到袭击的人数。

    死了三个,残了三个,伤了两个。

    巫张了张口,本想说些什么调动情绪的话,但一张嘴,忍不住的打了个呵欠。

    呵欠仿佛会传染一样,周围大部分的无姓人战士,在巫打完呵欠后,也跟着打了个呵欠。

    在这种肃穆的情况下,脚下是死亡或者受伤的族人,这些没有受到袭击,完好无损的无姓人战士,居然就这么不正经的呵欠不断。

    巫心中的恨意被后悔和不安填满了。

    这些能够在黑夜中视物的鱼族人狡猾的像狐狸一样,不对,应该是比狐狸还要狡猾。

    更可怕的是,他们还很记仇,自己去到他们的地盘,虽说要去打他们,但到现在为止,连他们的一根毛都没有摸到,却接连损失了这么多的人。

    而且现在都离开了他们的地盘,他们居然还会追出来。

    巫早知道鱼族人这么恶心,当初打死他,也不会将鱼族人当做立威的对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