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主管Q391215】 > 都市小说 > 蛊惑洛泱 > 第402章 告密者
    同一时间的冰玉宫,千亦雪坐在洛泱寝殿里,毫无睡意。

    因为洛泱一直没回来,她担心萧允风发现她失踪的事,所以谨遵慕离的吩咐,一直守在这,要是有什么突发状况,她好应付。

    如今已经等到半夜,想来萧允风应该不会突然跑来了吧。

    千亦雪正暗自松口气时,突然听到外面丫环的声音。

    “参见大王!”

    紧接着便是萧允风的声音,“大祭司呢?本王这两日忙,刚得空过来看看她。”

    千亦雪刚放松的心立刻悬了上来,怎么办?

    以萧允风的性格,既然来了冰玉宫,不见到洛泱是绝不会就此回去的。

    她正担心时,又听见宫女的声音,“回大王的话,大祭司早早就睡下了,所以吩咐奴婢们,不要打扰她。”

    “哦……睡下了?”萧允风的声音戛然而止。

    然后,是宫女的声音,“大王,你这是?”

    “哦……本王进去看看她,随后就走,你们不必在此等候,都去歇息吧!”

    然后,是急促的脚步声。

    看来正如她所料,萧允风果然要见到洛泱后,才会离开。

    她急中生智,从衣柜里扯出洛泱那套带着面纱的红衣,身姿优雅的原地转了一圈,红衣已经披在身上。

    她右手一甩,轻薄的面纱绕过脖颈遮住了她的脸,脚步声越来越近,千亦雪侧目瞧了一眼门口,萧允风还没有进来。

    她随即一个旋身转进床榻之内,随手扯下珠帘,自己则利索的躲进被褥之中,侧身躺下。

    就在她刚做完这一切之时,萧允风正好进来,千亦雪美眸流转,侧耳倾听着萧允风的一举一动。

    似乎是怕吵醒洛泱,萧允风进了寝殿之后的脚步声明显轻了很多,但凭千亦雪的耳力,她感觉到萧允风已经离她越来越近。

    千亦雪美眸寒意渐起,时刻堤防着萧允风,果然……

    她听见珠帘晃动的声音,萧允风一定是掀开珠帘往床榻来了!

    千亦雪藏在被窝的手不由攥紧,立刻闭上了眼睛,就在她以为萧允风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时。

    萧允风突然顿住了脚,远远地看着她。

    千亦雪虽然背对着他,但是却明显感受到身后那道目光,炙热而又深情。

    神经一直处于紧绷状态的她,竟开始放松起来,但她不敢懈怠,仍时时刻刻警惕着。

    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萧允风似乎没有要走的意思。

    千亦雪不由蹙眉,这个萧允风,难道要一直看着洛泱的背影到天亮不成?

    这可如何是好?

    如此僵持之下,为了不被发现,千亦雪只能强忍着。

    大概过了半个时辰,萧允风深深叹了口气,喃喃自语,“姐姐,愿在本王的南宫里,你能一直睡的如此香甜,永远真心待本王。”

    千亦雪闻言,眸中寒意渐浓,正极力忍耐时,耳畔传来轻微的脚步声。

    于此同时,她感觉身后那道炙热的目光消失了!而脚步声也越来越远。

    她心里紧绷的那根弦松了下来,萧允风终于走了!

    但是怕萧允风还会突然袭击,千亦雪不敢下床,缓缓地磕上了眼眸,今晚她就这样假扮洛泱睡下吧!

    ……

    萧允风没有和洛泱说上话终究是有些失望,他拖着疲惫地身子回到崇阳殿,太监刚推开宫门,他黑眸微微眯起。

    偌大的宫殿里,竟有个穿着黑衣披风的人站在那里,太监脸色大变,刚要喊有刺客时。

    萧允风突然制止了他。

    太监错愕地看向萧允风,眼底满是惊恐和疑惑,只见萧允风淡定的看着那个黑影,冷冷问,“你是谁?”

    那披着黑色披风的身影这才转身,萧允风和太监同时看清,那人黑色披风下,是一袭淡粉色的宫装。

    当那人抬起头时,萧允风瞳孔骤然一缩,“是你!”

    这个女人,虽然他只见过两次,但还是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因为,她就是洛泱口中的昔日旧仆小云,宫里女人如此之多,他根本无暇顾及,之所以对她有印象,实则是因为洛泱的关系,才让他多看了这女人两眼。

    “是奴婢,大王!”

    “你不在大祭司宫中伺候着,深夜来本王这,做什么?”

    萧允风进了殿,并直接略过她,坐在正位上。

    小云微微颔首,不疾不徐道,“因为大祭司已经将奴婢偷偷送走,如今奴婢再不前来,只怕到时候大王有危险。”

    “危险?这话从何说起?”萧允风冷笑。

    小云从衣袖中取出一样东西,双手奉上,“这东西,大王看了就明白了!”

    萧允风睨了眼太监,太监立刻拿了小云手里的东西,呈给萧允风。

    萧允风摊开那张纸看了看,随后脸色一变,“这是?”

    “这是慕离交给大祭司的宫变路线图,奴婢偷看之后,悄悄临摹了一份,特意送来给大王。”

    萧允风闻言,心像被针扎了一下,“你不是大祭司的旧仆吗?你为何要这么做?”

    “奴婢是她的旧仆没错,但奴婢不能助纣为虐,眼睁睁看着她去祸害大王的江山,毕竟她的真实身份,大王也知道。她是慕离的人,这些日子以来,不过是跟大王逢场作戏,目的就是取得大王的信任。”

    “啪!”

    萧允风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支毛笔,此刻,他手里的毛笔,已经被折成了两段。

    小云虽然低垂着眉眼,但一直在暗中偷偷观察着萧允风的一举一动。

    如今看到萧允风的变化,嘴角不由漾起一抹不易察觉的怨毒冷笑。

    “小云,你可知欺君是死罪?”萧允风拳头攥的咯咯作响。

    小云无比严肃道,“奴婢知道,奴婢所言句句属实?大祭司早在楚国之时就与慕离勾结好,回到南国助慕离夺位的。”

    “你可有证据?”萧允风虽然知道小云所言,是事实。

    但他仍想自欺欺人一回,潜意识里还在为洛泱找借口开脱。

    小云淡淡一笑,“当然有,大王请往那看。”

    小云说完,手指往殿内较为黑暗地角落指去,萧允风目光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望去。

    原本昏暗的角落里,有光一闪而过,萧允风清楚的看到,那里站了一个同小云一样,披着黑色披风的人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