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主管Q391215】 > 其他小说 > 阴符道主 > 第六十六章 抢手的杨肆(求推荐收藏)
    寒眉真人愤怒归愤怒,但正事要办,收回冷冰的眸子,移向黑牙。

    黑牙豁达的哈哈一笑:“寒眉真人,贵派慧眼识真金,师兄就恭喜师妹啦,三年后,你我两派再来此战过,杨师侄若是有暇,也可来我宗作客,我宗必大开山门相迎,告辞!”

    黑牙不仅没表现出对杨肆的敌意,反大为欣赏,诚心邀请,做足了姿态,随即就领着门人弟子一溜烟钻进了那艘巨大的棺材,遁入虚空之中。

    广真、广义和广宏也喧了声佛号。告辞离去。

    “杨师兄,杨师兄……”

    一群水月观女弟子再难抑制激动的心情,把杨肆团团围了起来,嘘寒问暖。

    几名金丹真人看着这一幕,各有算计。

    显然,杨肆的潜力经此战已充分显现,哪怕暂时只是外门弟子,但终南道宗必然会重视起来,地位将直线提升,而这样的妖孽,还与水月观结了善缘,她们很想把善缘升华为姻缘,拴住杨肆的心,把杨肆变作水月观的女婿。

    这等人物一旦长成起来,未来几百年间,就会成为水月观的靠山,在与北邙派的对抗中,占取优势。

    陆嫣长相平庸了些,雨晴年龄有些大了,也算不得绝色,都非杨肆良配,金丹真人们嘴角掩着笑容,那考究的目光在几个漂亮的女弟子当中巡弋着。

    反观殷继华英,冷冷清清的站一边,无人搭理,均是妒火中烧!

    “哼,小人得志,什么玩意儿,师兄,我们走吧,实在是看不下去了!”

    华英不愤的哼了声。

    殷继冷冷一笑:“走了岂不是白白便宜了那小子,师弟,脸嫩可不行啊,实力才最重要,不管怎么说,咱们也是出了力,有资格进洗髓池洗髓易筋,你我就不走,看那水月观让不让我们进!”

    华英想想也是,脸皮真不算什么。

    寒眉真人也忍无可忍了,拉着陆嫣赶过去,冷脸道:“做什么,做什么?杨师侄身受重伤,你们还围一边吵闹,没轻没重,嫣儿,赶紧把杨师侄送回客舍,一定给为师照料好了。”

    陆嫣虽然乍看不漂亮,却是苏樱式的美人儿,又身形高挑,越看越有韵味,属于非常耐看的那一种女子,更何况二人间还有着陆管事这层关系,她相信只要给她们创造相处的机会,杨肆会逐渐发掘出陆嫣的美丽,早晚日久生情。

    “师尊!”

    陆嫣也不傻,哪能听不出师尊的意思,不满的嗔道。

    “杨师侄的伤势因何而来?你怎么这么不懂事?此事由不得你使性子!”

    寒眉真人目中含着警告。

    寒蕊真人自然不会把杨肆拱手相让,插道:“杨师侄受了伤,客舍吵吵嚷嚷,哪有我杏花峰的条件好,别说了,就由雨晴带回杏花峰调养。”

    寒眉真人哼道:“杨师侄虽于我派有大功,但我水月六峰从无男子留宿,规矩不可废,再说嫣儿心灵手巧,由她照料杨师侄定然不会有意外。”

    “是啊,杨师侄确实不便留宿山门啊!”

    “山门内俱是女子,传出去有损清誉啊!”

    别的真人也不愿杨肆被杏花峰专美,纷纷出言附和。

    杨肆被一群女人围着,尤其几个老女人还是一副丈母娘看女婿的模样,偏偏这些准丈母娘,都是金丹真人,个个眼神凌厉,身上气息浑厚,让他暗中叫苦,连忙道:“多谢真人抬爱,弟子伤的不重,调息几日便可无碍,还是留在山下好了。”

    “嗯,也罢!”

    寒蕊真人看了眼师姐妹,勉强点了点头:“雨晴,你年纪大些,处事精细,也留在客舍照料杨师侄罢。”

    “师尊放心便是!”

    雨晴愉快的应下。

    ……

    回到客舍,杨肆宣布闭关疗伤,布下八门金锁阵,把陆嫣和雨晴都挡在了外面,他并不觉得二女是自己的良配,而且在结丹之前,他是没法考虑男女问题的,总不能洞房花烛夜去做柳下惠吧。

    另与道祖结下的因果让他心头始终压着块巨石,一个念头,就能让他化作灰灰,目前最重要的还是提升修为,发掘形意拳的秘密,领悟阴符经的奥义。

    三天一晃而过,水月观是以炼丹为主的门派,给杨肆提供了不少疗伤丹药,他那精血又强大异常,三日后已伤势尽复,甚至功力也精进了一小丝,距离炼气中期只隔着一层纱纸了。

    “师弟出关啦,来,师姐看看怎样。”

    杨肆刚一走出屋门,雨晴就热情的迎了过来。

    “哼!”

    陆嫣不高兴的哼了声:“杨师弟红光满面,还要怎么看,他自己能不清楚吗,还是赶紧去洗髓池吧。”

    洗髓池是个方圆约十平米的小池子,混和着山泉水与千年石钟乳的溶液,每回根据修为安排人数入池,基本上能把其中的石钟乳精粹吸收干净,再把池中废水排光,一个月之后,池中会重新蓄满,也就是说,三年里最多有三十六次吸收的机会,杨肆早点泡池子,水月观或许就能多泡一次,多为几个弟子易筋洗髓。

    仅从这方面来看,水月观一直等着杨肆,已经很不错了。

    “师姐放心,我已经完全康复了。”

    杨肆无奈的点头笑了笑。

    陆焉与雨晴一左一右夹着杨肆,登上了飞舟。

    当赶到大阵的时候,殷继与华英已经在阵外等候,几名负责看守的水月观弟子均是目含不屑,这两人浑不在意,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

    “既然两位师弟都在,那我们进去吧。”

    雨晴客气的微笑。

    “有劳师姐了!”

    殷继与华英双双拱了拱手。

    雨晴取出一个玉牌,输入真元,掐动法诀,一个门户突然出现,几人迈步入内,很快就来到大阵中心,雨晴又拿玉牌一晃,一处地洞呈现在眼前。

    杨肆看的清楚,这是个隐匿阵法,难怪先前没发现呢。

    雨晴伸手示意:“三位师弟请进,浸泡没有效果了,就是出来之时,我们师姐妹会在外面等你们。”

    “多谢!”

    三人各自拱手,入了洞穴,转过一个拐角之后,一名小师妹忍不住小声问道:“师姐,你说他们会不会打起来?”

    陆嫣摇了摇头:“理该不会,杨师弟不是个爱挑事的人,那两位……也不至于在此处挑恤杨师弟,而且池里的石钟乳有近十人的份量,足够他们分,没必要争执。”

    又一名师妹婉惜叹了口气:“浪费了啊!”

    雨晴别有意味的笑道:“他们泡完了你去泡也可以啊!”

    “男人泡过的,才不呢!”

    那师妹俏面微红,嗔道。

    事实上水月观不无废物利用的心思,毕竟女修生性爱洁,宁可等一个月,也要把水放尽,不可能就着北邙派弟子泡过的池水再来泡,与其放了白白浪费,不如让杨肆三人先泡。